轴承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承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相同的木棉不同的花事

发布时间:2020-07-17 18:05:58 阅读: 来源:轴承钢厂家

也许,没有高大的树木,树下,就不会有热烈的守望。

冬日,在一个绿意盎然的郊野公园邂逅久违的木棉。与木棉的相见已记不清是第几次的事情,见多了,就没有羡慕赞叹惊呼拥抱等等诸如此类奇葩式的文人表情,有的只是平静的目光和流水一样的思绪。公园内满目葳蕤的花草和参天的树木,架构起一团绿色的气流直涌入心头,搅扰了我的一些关于树木的记忆。

有了高大的树木,就有了树下的守望者。30年前的秋天,我19岁,懵懵懂懂地来到漳州师院。校内种满了行道树;沿着学校内河东岸,长着好几棵令人仰望得脖子酸的树,那可不是新种的树,是很早就在这边扎下根的树,是比我早好多年就来到这块土地上生存打拼的树。我的教学楼与它毗邻,上课下课要从它的身影里穿越,每次走过,我都要下意识地抬头仰望。它的躯干特别粗壮,枝杈笔直,绿叶稀疏。有人在树干钉了块牌子,上面写着“木棉树”。

这么挺拔的树,外形这么阳刚,为什么却取了“木棉”这样一个有些疲软的名字呢?初识之下,想不明白,但是,受其引领,我的目光开始朝向天空。

转眼过了冬天,木棉树上一片叶子也没有了,只有枝杈横戈向天。某天,从二楼教室走廊对望木棉,惊异地发现光秃秃的枝杈上面挂满了红色的灯盏,老天仿佛在我一不经意间就在树枝上点满了红色的灯盏,不管白天和黑夜,红色占据了校园的上空,渲染了整个校园。春雨淅沥,再从树下经过,地面上躺满了大朵大朵的木棉花瓣。木棉花个头大,吧嗒落地,有声有色,声响转瞬即逝,花瓣却久久不去,花色由鲜红到紫红,像血。抬头,树上仍有更多的花朵陆续开放,有些花蕾还刚刚在枝杈间吐蕊,长长的花期不轻易结束,不与天空轻易说告别,源源不断的花朵如生生不息的生命,那血液,从地底根系输送到树顶枝桠间的花朵,最后又回到地面,如此灿烂的花事景象,如此惨烈的生命轮回,活生生把木棉打造成了倔强的英雄树。

那时,我内心里笃定今生我要长成这样的树。

春尽头,气温明显升高了,木棉褪下红披,换上绿装,满树清爽。这时又一个让我惊异的镜头出现了:初夏的微风吹过木棉枝头,带出千丝万缕的飞絮!即使在没有风的天气里,这白色的飞絮也在校园里飘飘荡荡,粘在同学头上、衣服上、书本上,飘进老师宿舍、教室里,有的掉进内河,有的覆盖在草地上,像一重白纱。宋郑熊《番禺杂记》载:“木棉树高二三丈,切类桐木,二三月花既谢,芯为绵。彼人织之为毯,洁白如雪,温暖无比。”至此,对于木棉树名字的本意,我算是理解了。

几十年过去,母校里的木棉是幸运的,还是几年前同学聚会时看到,它们还都健在,还在自由自在地生长,该吐红时吐红,该绽绿时绽绿,一切按照自然规律行事。校园的基础建设都已定型,相信这些曾经让我仰望到脖子酸的木棉,可以一直坚持到地老天荒。

可是,有多少树木可以如此平平静静地生长、不急不慌地生长,像郊野生态公园里边的各类树种,高大的尽显伟岸,矮小的尽显精致,在寥廓的天空下安然展示自身的本真?

曾经跟随着导游的脚步踏入少林寺,欣赏到许多名木古树,惊叹植物活化石千年银杏非同一般的高大和伟岸,却诧异于低矮柏树身上的许多小洞,导游说:那是僧人练习二指禅功夫留下的。都说方外之人仁慈,为何对树却是这般的态度呢?

曾经在暮色沉沉之际登上了西岳华山,在北峰华山论剑景点处,看见那棵松树,不,是一棵两米多高的松树桩,树干裸露,看得见木质呈螺旋状扭曲生长的状态,看上去就像是一段粗大麻绳,在绝地上面挺立着。扭曲、丑怪的树干有成人大腿一样粗,可以想见它曾经顽强地活着,想必身旁曾经有过不少伙伴一起栉风沐雨、砥砺风霜,才会在山的峰巅处长得这么高,可是,是谁造成了它如今甚至是在死亡之后仍然要孤单面对自然风雨的局面呢?

在人生漫长的旅程中,每个人都会遇到一棵自己关注的、感兴趣的树,甚至,在人生不同阶段,结合不同心境,目光会向往不同的树。到今天,我想我并没有长成青春期理想中的木棉,也许,我只是少林寺里那株布满可怜的小洞的柏,或者是华山上那棵折颈的松,只是在悠久的时光里坚守着自己脚下的泥土。

如果可以,种一棵树,像木棉树一样高大,给自己仰望,种一片森林,像郊野生态公园一样,给大家分享,多好!

国外翻墙回国内

酷狗版权

美国华人看国内视频

国外翻墙回国内看视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