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承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承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朕放假要出游少什么也不能少这个

发布时间:2020-10-14 22:28:46 阅读: 来源:轴承钢厂家

原标题:朕放假要出游,少什么也不能少这个

现代人一放假就出游,古代也不例外。尤其九五之尊的皇帝和皇帝的亲戚,更是压抑不了一颗颗走出皇宫冲向广阔天地的自由心。交通工具只有两种:人力工具和畜力工具。简单来讲,不是人拉就是马拉。

畜力便捷,人力舒适。只是如果鱼是便捷的话,那熊掌就是舒适。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古代从秦始皇嬴政到宣统溥仪,两千多年之间皇帝一拨拨地换,却没有一个能做到出游时既便捷、又舒适。

鱼=便捷=畜力交通工具

古代最快的陆上交通工具,当然是马和马车——因为驯服猎豹至今都还是世界性难题。虽然后来有牛车羊车驴车骡车甚至大象车,但最常见、最通用的还是马车。

马车发明出来之后,首先用于作战,比如春秋时代的战争就是车战,《左传》里连篇累牍地记载着车战的细节:谁谁驾驶、谁谁拼杀。不作战的时候,马车当然就是王公贵族们出游的第一选择。

到战国秦汉的时候,作战已经从车战向骑兵转化,所以马车基本也就只剩下了交通工具的用途。秦汉马车的种类繁多,如皇帝乘坐的玉辂,皇太子与诸侯王乘坐的金钲车、行猎用的猎车、丧葬用的辒辌车、载猛兽或犯人的槛车等等。乘坐的马车不合规格,严重是要进看守所的。

秦始皇酷爱旅游,开启了古代中国帝王“巡游”的先河。他称帝十年间,就巡游五次。为了方便出行,他在统一六国后的第二年就大修“驰道”——相当于秦国高速公路,同时还规定“车同轨”:统一了车辆的宽度,也就相当于统一了道路的宽度。

秦始皇如此热爱自驾游,即便在博浪沙遭到张良的行刺也不放弃,还为中文贡献了一个“误中副车”的成语典故。但他最后还是死在了旅途上,为了秘不发丧掩人耳目,这位一统天下的千古一帝,跟一车鲍鱼一起被运回了咸阳。

马车当然是最便捷的工具,但贵族又不是上班族,没必要时时都像赶打卡一样赶时间。既然不赶时间,牛车就逐渐得到了土豪们的青睐。

牛比马走起来缓慢平稳,车厢也可以做得更宽敞高大。尤其东晋南渡以后牛多马少,牛车就比马车更流行了。北魏皇帝出行,坐的是12头牛拉的“大楼辇”。牛车成气候之后,马车就在鄙视链上居于下方。

但牛车也挡不住与时俱进的潮流。到明清时,牛车几乎全被骡车取代。作为马和驴爱情的结晶,骡子虽然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出现,但因为数量稀少,被视为熊猫级别的珍贵宠物,只有王公贵戚才能豢养。即便到了宋代,骡子也不多见。

但明代以后,骡子终于迎来了大量繁殖的兴盛期。骡子比驴高大,又比马强壮。不但体型、力气、耐力都占优势,脾气还比马和驴温顺,身价还比马和驴便宜,寿命也比马和驴长久,用来拉车简直是绝配。例如慈禧和光绪躲避八国联军,往西安奔逃时,就是坐的骡车。

虽然还有晋武帝巡游后宫决定在哪翻牌子时乘坐的羊车、元朝皇帝出行时乘坐的大象车,但以上这些车坐起来其实统统都不舒服。原因很简单:

1 从来没有减震系统。在不平坦的路面上,坐一天下来骨头都要抖散架。2 没有转向系统,所以只有两轮马车,方便转弯。

至于极少量的四轮马车,在西方的转向系统于十九世纪传入中国之前,一直都是通过道路上专门设计建造用于转向的路轨来转弯的。康熙乾隆几次下江南,主要乘坐的都是两轮畜力车。车厢够大,速度也算快,但舒适是谈不上的。所以能够不用马车的时候,帝王们都用人。

熊掌=舒适=人力交通工具

人力交通工具,主要是辇和舆。辇从字形上就容易理解:两个人拉的有轮子的人力车。还没有马车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力车了。至于舆,就是人抬的轿子。

辇后来退化成了没有轮子的步辇,也就是敞篷轿子,类似于如今旅游景区的滑竿。在唐代画家阎立本的《步辇图》中,唐太宗李世民不但坐的不但是步辇,而且是一群美女抬的步辇,堪称唐代的动力美学。

但有轮子的辇作为人力车还是依然存在,乾隆十三年确定的“二辇三舆”制度,正式规定皇帝的代步工具为玉辇、金辇、礼舆、步舆和轻步舆。

轿子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夏朝,最初是专供人们行山路的交通工具,因为不管什么马车牛车,都上不了山路。后来从秦汉开始,乘坐人抬的步辇逐渐成了帝王们的嗜好。到了晋朝,权臣桓玄更是造出了特大的轿子,“(玄)更造大辇容三十人坐,以二百人舁之。”两百人抬三十人,相当于一千多年前的移动商务大巴。

到了明代,皇帝和权臣出行使用辇和轿子的频率比马车要高得多,因为舒服啊。轿子越大,抬轿的人越多,抬轿人经验越丰富,轿子里的人就越舒服。不管路烂成什么样,经过人的肩膀和轿杆的缓冲,颠簸程度可以消解到近乎零。

比如权臣张居正的轿子,就是32人抬的大轿,称为“如意斋”。里面不是只设一个座位这样简单,而是除了卧室、会客室之外还有洗手间,堪称明代可行走的总统套房。

明代大臣可以随便坐轿子,而清代则对坐轿的人有严格要求。为了保持八旗尚武精神,清朝规定贝勒、二品以下文臣,只有身体确实不佳和在特定礼仪场合,才可以坐轿子——否则都骑马去。

跟马车骡车相比,轿子的成本要高出许多,因为要养轿夫。乘轿一年至少消费八百两银子,而骡车马车只要一半。所以许多有乘轿资格的官员,也可能放着权利不使用。

然而坐轿跟马车相比,舒服是舒服了,但速度实在是上不去。就算张居正能找到32个博尔特来给他抬轿子,一天最多也就走一个马拉松的距离。古代的皇帝和大臣们,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人有人——唯独在出行的工具上,始终是鱼与熊掌二者只能选一:要快就不舒服,要舒服就只能当蜗牛。不管车厢或轿子装修得再豪华、配置得再金碧辉煌,也还是然并卵。

这个困扰古代帝王们两千多年的问题,直到如今才终于得到了完美的解决。从此不但舒适和便捷可以完美兼容,另外还额外收获安全和私密。至于尊贵,更是一脉相承。

是的,这完美的解决方案只能是……

……全新奥迪Q5L。

首款全面越级的长轴距高档中型SUV。

想要舒适?2908毫米的领先轴距,宽适车内空间就像一座移动的豪宅;1.27平米的宽广天窗,提供堪比敞篷的视野; 同级165升可扩展的后备箱空间,妥帖安放生活的每一寸需要。

想要速度?S Tronic“跑车级”变速器,让您在毫无觉察间享受速度与激情。

想要安全?预安全系统城市版,智能识别车辆及行人;搭载先进的开门警示系统,在保护自己的同时更保护他人;

所以古代帝王盼了两千多年的交通工具,你不想试一试?

治肾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效果好的神经损伤医院

相关阅读